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军威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联系我们
关闭
军威网
管理员 有事您Q我
联系电话:18277137881
查看: 1506|回复: 0

缅怀高原汽车兵,一等功臣韩廷富

[复制链接]

587

主题

591

帖子

8093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8093
发表于 2019-4-1 19:09:4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    高原汽车兵,一部未完成的连续剧


          作者 汽车十九团二连副指导员  韦升泉

          ——缅怀战友,一等功臣韩廷富


人们把青藏铁路称为“天路”,那么,比天路还高还长的路叫什么路呢?又到清明时节,我要为把青春和生命都奉献在这条路上的,我的好战友、一等功臣韩廷富献一束花,给大家一起共同缅怀和分享一下,我和他以及战友们,在这条路上所经历的一些难忘的事。这是一部没有完成的连续剧:


1984年3月,我所在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汽车第十九团,响应**总书记的号召,从驻地河南洛阳市奔赴青海格尔木,执行支援西藏经济建设的运输任务。我们一营二连有个甘肃1979年入伍的兵叫韩廷富,在身患重病的情况下,开着那辆破旧的解放车,半年时间, 8次进藏,16次翻越海拔5300米的唐古拉山,还有两座5500米的雪格拉山和东古拉山,运送钢筋、水泥、大米等到西藏拉萨、日喀则等。当连队完成最后一趟任务返回格尔木时,他却被肝腹水折腾而不得不破例用飞机专程送往西安抢救。作为连队副指导员,团里派我到西安四医大守护。眼看这位每天朝夕相处,现在皮包骨头的战友躺在病床上,我的心格外难受。如果他真的死了,我们怎么向他的父母交代?我怀着十分复杂的心情,向总后政治部和《解放军报》写了一篇稿,题目是“把连队最高的荣誉给他”,希望宣传他的事迹。

盛夏的一天傍晚,我们连40多辆车组成的车队开进了风火山。六月里的天气,内地早就柳绿花红了,可这里仍然是雪皑皑,冰层层,满天的风雪把山间的几条便道埋得严严实实。强烈的汽车灯光也变得昏黄暗淡,驾驶员眼前只是茫茫的一片雪海,分不清哪里是路,哪里是沟。走这样的路,白天都提心吊胆,更何况是夜晚。不少车陷进了坑里,车队被堵在山上。许多新驾驶员,面对这种情况,束手无策。作为一个老驾驶员,一排二班副班长韩廷富站出来,指挥大家奋战冰雪险路。严寒,缺氧,他两次被狂风推到,鞋里,裤管理灌满了冰,手上、脸上冻起了水泡,这些他都全然不顾。他和连队干部一起,一面组织推车,一面找来钢丝绳拖车。一次、二次都没成功,第三次终于把车开出危险地段。这次,在风火山上,他和我们全连干部战士整整奋战了一夜,到兵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6点钟了。
99b5ee04740066c8934a1a5edebbaa6.jpg
韩廷富就是这样顽强地在高原上拼搏着。谁也不知道,可恶的癌细胞正悄悄地在他身上扩散着,他的病在一天天地恶化。当时,他自己虽然不知道得的什么病,但是,他知道援藏运输任务需要他开车,他知道连队新同志需要他去带。当然,他也知道病魔给自己带来的痛苦,更知道克服这些痛苦需要付出多大的努力。这里我着重给大家介绍一下小韩在身患癌症的情况下,最后一次执行格尔木至西藏日喀则江孜县长途运输任务的情景。这是他生命的最后旅途。这段旅途凝聚着他的坚强意志,凝聚着高原汽车兵对祖国的满腔忠诚,也给我们这些活着的人许多深思和力量!
1984年,我们连共执行了8趟援藏运输任务。在执行最后一趟任务时,恶劣的自然环境,使很多战士病倒了。车况也明显地下降了。就在第七趟执勤中,韩廷富常常用手按住腹部的情景引起连队干部的注意,我们几次问他哪里不舒服?他总是说:“没事,肚子有点胀。”回到驻地后,连长覃先贵让他住院检查身体,他摇了摇头,到炊事班熬了点萝卜汤喝了,说是“治治消化不良。”教导员和卫生所的医生都让他去医院诊治。他说:“等跑完最后一趟再说吧!”连里干部考虑到他连续执行了七趟任务,身体不好,车况也差,就决定让他留下来检查治病。韩廷富知道后,找到我们说:“七趟都跑下来了,最后一趟我也能坚持。”他见我们不同意,又第二次、第三次来请求出车,连里干部还是没有答应。最后,他第四次找到我们说:“我就是胃不好,没有大病。再说驾驶员本来就少,新战士又比较多,不去,我不放心啊!”我们当时也确实不知道韩廷富的病情,以为只是肠胃消化不良。这种病是汽车兵的职业病。在他的一再请求下,我们也就勉强同意了他出车。
韩廷富高高兴兴地再次踏上了4000里青藏运输线,但细心的人不难发现,他比刚来高原时瘦多了。
b2037e542d7c75f1c74ca8e9dbffd4b.jpg
连队出发后的第四天,他们班的一辆车被地方的一辆汽车撞翻了,车上运的大米包散在了地上。已经到达兵站的韩廷富,闻讯后又开车返回出事地点,将驾驶员送往医院检查。他和几位党员、骨干,在山野里整整看守了一夜车。在这“荒山半夜冻死人”的零下30度的高原寒夜里,对一个身患肝癌的人来说,分分秒秒过得都是异常的艰难啊!但是,韩廷富没有休息,他和大家一样守车、守粮食,并把皮大衣让给那位地方司机。他还安慰那位司机说,已经出了事故,咱们一起吸取教训,不要太难过了。韩廷富还和大家一起,把散落在地上的大米一点一点地装入米袋,又将200斤重的米袋一袋一袋装上汽车。第二天早上,战友们从兵站给他送来包子、油条,挨饿受冻了一夜的韩廷富,首先想到又是那位司机。虽然他把连队的车撞翻了,但他也是支援西藏建设的同志,有我们吃的一份也就应该有他的一份,油条送给那位司机时,老师傅感动得流出了眼泪。
bed635a80bc9a011f811e735c6e8245.jpg
就在执行最后一趟任务中,日渐严重的肝腹水胀得小韩吃不下饭、睡不好觉。别人吃饭时,他不是在车场检查维修车辆,就是为大家看护车上的物资。有时,就泡点方便面或冲点麦乳精强迫自己吃一点。
最后一次执勤,是我们连队在执行援藏运输任务中跑得最远的一次,也是最艰苦的一次。除了要通过昆仑山、唐古拉山等危险路段外,还要翻过比唐古拉山海拔更高,道路更危险的雪格拉山和东古拉山。有的驾驶员数过,仅雪格拉山上,90度以上的转弯有近百个,360度的转弯有30多个,而且山上终年积雪,道路溜滑,稍不留心,就会车翻人亡。韩廷富在翻越这两座山时,由于癌症的折磨,忍受了极大的痛苦。恶心得厉害时,他就停下车来,呕吐一阵,然后又驾车前进。到了西藏的江孜兵站时,六个连队的车挤在一起,兵站住不下,韩廷富和大家一样,睡在了车上的大米袋上。在高原睡车厢可不是滋味,寒夜低温冻得人发抖,冷风从车厢板的缝隙钻进来,透心刺骨。这一夜,身患癌症的韩廷富,翻来覆去不能入睡。但是他没有惊动战友,自己把一切痛苦咽了下去。第二天,他早早起来,因头昏目眩,刚站起来,就从车上摔了下来。战友们跑过去把他扶了起来,他拍了拍身上的泥土,说:“没事,没事!”连队干部带他去附近医院检查,医生也没有检查出什么名堂来。小韩也没有把病放在心上,又一拐一拐的忍着病痛去维修车辆。

6fb460da8b525bc890a753404a079db.jpg

当我们完成最后一趟任务,返回来经过五道梁时,连里的一台车变速器坏了,要拖回驻地。五道梁这个地方是青藏线上有名的第二道难关,海拔4700米,一年到头很少遇上没有风雪的天气。过去,有人形容说:“到了五道梁,难见爹和娘。”在青藏线上拖车是非常危险的,没有过硬的技术是不敢承担这个任务的。拖车的驾驶员不仅要保证自身安全,还要时时想到后面的车辆。尤其是冰雪路上,稍不留心,就会造成意想不到的损失。一般人都不愿冒这样的风险。这台车如果当时不拖回驻地,就要在山上停好几天。韩廷富知道,这样不仅会给连队添更大的麻烦,也会给战友带来很多痛苦。韩廷富也清楚,自己病重在身,一天要呕吐四、五次,如果去拖车,要付出很大的代价,但他仍然主动承担了拖车任务。说实话,在当时那种情况下,在场的驾驶员中,也没有哪个人的技术水平赶得上韩廷富。按照常规,拖车要用硬拖架,这样才稳当。可是,当时没有。韩廷富就找来备用的旧轮胎捆绑起来,进行“软拖”。“软拖”在山上行驶是十分危险的,何况又在风雪弥漫的五道梁。一路上,韩廷富把车窗摇下,探出头,一面瞻前顾后,承受着狂风的扑打,一面忍着肝癌的剧痛,咬紧牙关,死死把稳方向盘,在感到肚子特别胀痛时,他就用拳头狠狠顶住肝部,坚持,再坚持。 6b2d6a3d86dc29b7e1d8cd71c41f88e.jpg

昆仑山口有一条雪水河,每次行车到这里,我们都要清洗车辆,然后返回驻地进行修整。连长考虑到韩廷富的身体情况,让他拖着那台坏车先走,等回到营房搞点热水把车擦一擦就行了。小韩摇了摇头,还是把车开进了雪水河。这是八趟任务中最后一次洗车。同志们为连队超额12%完成全年运输任务而高兴,准备把车彻底冲洗后,干干净净班师回营,迎接部队首长检查,做好大整车的准备工作。小韩和大家一道,用脸盆端水往车上泼。这哪里是水呀,进了盆里就成了冰渣,泼在车上很快就会变成冰层!往下落的水结成了一根一根的冰凌。寒风刺骨,就像我们这样的身体都打寒颤,吃不消,而小韩还在那里不吭不哈,趁水未结成冰的短暂瞬间,吃力地擦洗着轮胎、叶子板、大梁,手冻僵了,就揣进怀里暖一暖继续干,嘴唇都变紫了,他也全然不顾。别人洗一台车都感到受不了,而韩廷富洗完了自己的车,又帮助清洗拖挂的车,整整在雪水河里顽强地战斗了两个小时。这是毅力和体力的拼搏,是生命和病魔的搏斗。两台车在预定的时间内,干干净净地停在了车场。韩廷富却因病情严重恶化,再也支撑不住了。第二天(12月4日),领导和同志们含着眼泪把他送往格尔木驻军第22医院去治病。
韩廷富住院后,连队进行了年终总结。累计下来,韩廷富8次进藏,安全行驶22640公里,运送援藏物资38吨,节约油料462公斤,节约车材费650元。至于他为多少人修过车,在兵站做了多少好事,为地方司机帮了多少次忙,全连的同志天天都能看到,但谁也无法计算得清。评功评奖的时候,大家一致表示:“要把连队的最高荣誉给他。”韩廷富荣立了三等功,评为团里的先进个人,还被团里树为“爱车标兵。”当年9月,他来高原执勤不到5个月就光荣入党了。
在格尔木住院期间,团、营、连的干部以及韩廷富的战友,都纷纷到医院去看望、安慰她。医院确诊为肝硬化腹水,每隔一天都要从他腹腔中抽出3000毫升的水。医生说内地条件好,让他转院治疗。团党委当即决定,用飞机将韩廷富送到西安四医大治疗。启程的头一天下午,韩廷富还惦念着连队的战友,他拖着病重的身子,专程回到离格尔木60
华里的连队,看望领导和战友。他从自己班里走到连部,走到兄弟班里,又走到炊事班,一一向战友告别。几天不见,韩廷富已经明显地消瘦了,走起路来也有些不稳当了。战友们看到他,都难过地和他握手告别。他对大家说:“到洛阳见。”他就这样含着热泪离开了连队,谁也没有想到,这一去竟成了永别。
年终,团里开庆功会,没有韩廷富;连里发奖,没有韩廷富;同志们聚在一起会餐,也不见韩廷富。这个满身功绩的好战士,在这喜庆的日子里,被肝癌折磨得万分痛苦,正在医院里忍受着剧痛。因为没有他,我们连队,尤其是他们班里都笼罩着一层忧郁的气氛,同志们都深深怀念着这位好战友。
1985年1月20日下午,我受部队领导的委托,来到了西安四医大附属医院内三科。我好像已经预感到了什么不幸,一进病房的门就四处搜寻。要不是医生、护士的介绍,我简直不敢相信,躺在那张病床上的人会是和我们一起在高原奋战了6个多月的韩廷富。他已经瘦得皮包骨头,腿只有胳膊那么粗了。他看见我,笑笑,点了点头,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多少了。我坐在他床前,拉着他的手,轻声地问:“怎么样?有好转吗?”他吃力地回答:“没事,还是肚子胀。”我说:“现在部队正在紧张地修车,领导们都很忙,派我代表部队领导和同志们来看望你,全连同志都希望你早日恢复健康。”他说:“不要紧的,连里车修好了吗?”我回答:“连队正在整车,近两天就要结束了,比其他连都快。你不要想这些,安心治病要紧。”
听医生说,韩廷富的病需要手术检查。医生还明确地告诉我,他的病情十分严重,让我们随时做好一切思想准备。我听了很难过。同事,当即决定在病房里给他举行一次特殊的庆功会。
手术前的一天下午,我带着三等功奖章来到韩廷富的床前。我说:“因你身体不好,不能参加庆功大会。现在,我受团党委委托,向你颁发三等功奖章。”这时,躺在床上的韩廷富艰难地坐了起来。他接过奖章,又象往常那样,憨厚地笑了。这时,他50多岁的父亲见到这个情景,眼泪都流出来了,为有他这样的儿子而自豪,又怕失去这样的好儿子。
韩廷富要接受的手术检查是非常痛苦的。事后,我问小韩,检查时害不害怕,他先是点点头,随后又摇摇头,说:“为了治好病,我什么都不怕。”
当天下午,韩廷富的肚子又鼓了起来,并且吃什么吐什么。他问我:“副指导员,我的脸色怎么样?”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才好,便随手掏出镜子给他照。镜子里的他,脸颊消瘦,两眼深陷,觀骨显得特别高。他望望自己的样子,摸摸脸庞,张了张嘴。站在旁边的几个人,看着这情景,谁也不说话,心里都很难过。他病逝的前两天,1月30日,病情急剧恶化。这天上午,一直表现得非常坚强的韩廷富,突然哭了起来,哭得很伤心。我问他为什么哭?他说:“我知道自己不行了。”我安慰他,让他不要想得太多。下午,由他口述:我代笔给他家里写了一封信。信是这样写的:
舅舅、母亲:春节快到了,家里一切很忙吧?我在西安住院不久,部队就来了人,天天守候在这里,还给我送来了可口的罐头、桔子、糕点等,病情有所稳定,请放心。听说妹妹腊月十七要出嫁了,我很高兴。当哥的本应为妹妹办点事,可我现在身体不争气,请妹妹多原谅。父亲现在在这里,我舍不得他走。妹妹的婚事如能按计划操办好,我和父亲也就放心了。祝全家春节好!
这是韩廷富留下来的最后一封信。
第二天下午,韩廷富就有些神志不清了。在昏迷中,他断断续续地对我说:“副指导员,我想见她……。”我猜他是想见王英莲,忙伏在他的耳边问:“你是不是想见王英莲?”他说:“是,你给我找她来。”王英莲与韩廷富已经订婚九年,并在去年春节领了结婚证。当时,由于家庭困难,没有举行结婚仪式。按照韩廷富家乡的传统习惯,办了酒席才算正式过门。就在全家忙着为他操办婚事的时候,他的假期到了。在这种情况下,他是可以向部队申请续假的。但是他考虑到连队工作的需要,不仅按期返回,还提前一天到达连队。在高原执行任务期间,家里曾几次来信,要他请假回家办婚事。因为部队执行任务紧张,他一拖再拖,一直拖到现在。在他病重期间,我曾几次问他,是不是写封信,或者发封电报,让王英莲来医院,他都没有同意,怕她来了看到自己病成这个样子,心里难过。在团党委决定用飞机把他送到西安治病的头天晚上,他的几个老乡给他送来一封家信。信上告诉他,婚期已经订好,无论如何要在农历冬月三十日回家结婚。
眼看这位即将倒下去的坚强战士,我心里十分难过。为了使他平静下来,我问他:“你现在在什么地方?”他回答:“格尔木。”我说:“还去拉萨吗?”他说:“去。”我问他:怎么去?他回答:“开车去。”说罢他竟给我唱起了歌,唱的是:“说打就打,说干就干……”他一字不漏的唱了下去。我站在他身边,怎么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,眼泪夺眶而出。
2月2
日,我向韩廷富讲了总后和《解放军报》要宣传他的事迹时,他心情很激动。之后,他沉默一会说:“死就死了嘛,还宣传什么!”我说:“要宣传,要让更多的人知道,我们的战士是在什么样的条件下,怎样生活和战斗的。”可万万没想到,就在这天下午3点40分,韩廷富的心脏停止了跳动。弥留之际,他喊了6声:“我的车来了没有?我的车来了没有?”“我要去拉萨,去拉萨!”一声比一声高。 3e2187d0cfea38ed8c7642cd3d69099.jpg

一等功臣韩廷富
一个年仅25岁的战士就这样匆匆地走了。生前,他想着连队,想着亲人,想着他的战友,惦念着他未完成的工作。难道他没有一点个人的遗憾吗?不,不是的。在韩廷富去世的第二天,他的父亲流着眼泪对我说,廷富在清醒的时候曾对我说:“今年,我可能转志愿兵。如果转不上,我回家要带头劳动。我20多岁了,在家没劳动啊,我对不起父母亲。”他还说:“我知道自己不行了,没有别的想法,就是对不起父母亲,你们白拉扯我20多年!”他活着时,一心一意地想着部队建设,从来不考虑家里的困难,也无暇对父母倾吐作儿子的一片孝敬之心。现在要离开人间了,他才想到了抚养了自己一场父母双亲。
去火葬场之前,主治医生给我谈了尸检结果是“恶性肿瘤”。医生在询问发病特征后,对我说:“患肝癌是非常痛苦的,他表现很坚强。”
基地指挥部和团里的领导都来安慰韩廷富的父亲韩世才。而韩大伯这位五十年代入伍、参加过剿匪的义务兵,却反过来安慰我们说:“儿子死了,我们心里难过,是免不了的。领导上也关心了,最好的医院也住上了,谁也没办法。他母亲免不了要哭一阵,你们别当个事。家里头,我说服他们。你们放心吧!廷富两个妹妹出嫁了,还有两个弟弟,他母亲和我,四口人,种九亩地,怎么也过得去。”
韩廷富去世后,我在清点他的衣物时,发现他父母从老家,甘肃临夏麻尼寺沟乡带来的圆馍还有15个,共7斤重,我对韩大伯说:“15个馍不要带了吧?路上吃住,部队给报销。”他说:“丢了可惜,还是带回家吧!”就在这种情况下部队领导征求韩大伯还有什么困难需要解决时,他都说没有。直到他们家所在的临夏县政府和武装部的领导去他家慰问时,通过一笔一笔计算,才发现他家里缺粮3个月,给他家补助了1300斤粮食。
从韩廷富和他一家人的身上,我看到了这个植根于陇西山区的两代军人之家的那种默默无闻、只讲贡献、很少索取的可贵品德。正是他们,组成了中华民族的脊梁。
当《解放军报》2月15日发表了我写的文章“把连队最高的荣誉给他”后,战友们把向韩廷富学习的横幅高高地悬挂在汽车头上,把各种誓言贴在汽车篷布上,急驶在青藏公路上,为他举行了一次特殊的悼念。总后基地指挥部党委为他追记一等功,追认他为中共正式党员。他的先进事迹还在《人民日报》、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媒体广泛报道。我作为总后勤部两名代表之一,参加了由中共中央宣部和解放军总政治部等组织的《解放军英雄模范汇报团》,赴全国各地作巡回报告,向祖国人民汇报这位默默奉献的好战士。人们称赞他是焦裕禄式的战士,称赞他的家庭是“梁三喜的一家。”北京电影制片厂的一名导演找我谈:准备以韩廷富为原型,拍摄一部反映高原汽车兵的电视剧,主演李雪健已经同意,希望我向总后勤部要点经费赞助。在当时那种情况下,我没有勇气向总后领导汇报这件事。
“一等功臣韩廷富”的骨灰被安放在甘肃临夏烈士陵园。他的音容笑貌令我终身难忘。
当然,同韩廷富一样,响应祖国号召,奋战在青藏高原和川藏线的汽车兵成千上万,为了西藏的建设和发展献出青春和生命的也不计其数。在此,我以一名老兵的名义,向我们二连的覃先贵连长、曾家学指导员、冯昌金(已去世)副连长、宋来成副连长、一排长毛洪亮、二排长崔荣理、三排长姜国栋、司务长王文喜和连队全体战友,向汽车第十九团、向我们曾经同路并常年战斗在青藏线上的汽车一团、三团、三十五团、七十六团、七十七团的战友,向高原汽车兵,以及为汽车兵服务的沿途20余个兵站的战友们致敬!
57c6359fd5f6488fcb205b591d2174d.jpg

作者 韦升泉
P]VGTFA2{PQIAW8FL]20I]Q.png
高原汽车兵,这是一部没有句号、没有剧终的连续剧。

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军威网  举报邮箱:3248972578@qq.com 举报电话:18277137881

GMT+8, 2019-7-19 05:28 , Processed in 0.205470 second(s), 31 queries .

军威网版权所有

© 2001-2013 备案号:桂ICP备15005756号   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